用戶登陸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零售“失血”:超40家企業市值縮水

來源: 聯商網 陳新生 2019-06-16 18:37

回首過去一年,不少零售上市企業仍持續擴大虧損。此外,當不少企業資本故事還未講透時,卻迎來了市場的當頭棒喝。

今年上半年,不少上市零售企業市值縮水嚴重,一些初登上資本市場寵兒股價腰斬,個別企業甚至還面臨退市風險。

31家企業去年凈利潤為負值

聯商網大數據研究中心統計,在143家零售上市企業中,共有31家企業2018年凈利潤為負值,且部分企業“失血”加重,虧損值在過去一年進一步擴大。

這些企業涵蓋電商、家電零售商、百貨、購物中心、超市、服飾鞋履、珠寶首飾、餐飲零售等領域。其中,電商、百貨、購物中心、服飾鞋履領域是“重災區”。

以電商為例,美團點評去年虧損達1154.77億元,凈利潤增長為負510.45%。拼多多去年虧損102.2億元,2017年這一數字為5億,虧損增幅高達1940%。

我們分業態來看:

電商


在這5家虧損企業中,美團點評與拼多多可以歸納為戰略性虧損。美團點評已虧損多年,而去年則是虧損額最大的一年,主要原因是收購摩拜產生的資金消耗、外賣人員成本陡增與市場補貼以及新業務探索所帶來的持續資金投入。拼多多的虧損主要原因在于其仍然在進行基礎設施、推廣營銷和服務創新等方面的投入,運營成本和費用還將進一步擴大。

作為中國外貿電商第一股的蘭亭集勢,上市至今一直虧損,營運和盈利能力仍十分羸弱,營收始終在3億美元附近徘徊。主業不振情況下,蘭亭集勢又瞄準了區塊鏈生意,但前景不明。經歷多場訴訟風波和多次賣身之后,蘭亭集勢仍頹勢未減。

云集、如涵為新上市企業。雖然近三年云集成交總額、總訂單量、總營收以及用戶數方面都處于逐年遞增的狀態,但始終處于虧損狀態。在虧損風險可能擴大及會員制模式存疑的情況下,云集還尚未找到有效解決之法。而同樣是流血上市,靠概念起風的網紅電商第一股如涵,上市之后市值、股價均被腰斬,網紅銷售模式的持續性仍存疑,商業模式還未被驗證成功。

家電零售商


國美零售仍然是量跌利虧損的局面。國美零售2018年虧損,很大程度上要歸咎于戰略轉型實施期的成本陡增。在轉型試錯期,業績下滑與利潤虧損是必經之路。但從財務回報角度來看,國美零售轉型效果還不明顯。

此外,受到經濟下行壓力、居民消費品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家電零售業增速回落、增長緩慢,已是不爭事實。不過,依靠傳統家電代理分銷業務起家匯銀家電連鎖電商業務轉型不利,業績情況也極不理想。

同樣是國美系旗下的國美通訊,其虧損主要原因是自有品牌手機業務所帶來的持續性投入以及借款。據了解,國美通訊于2017年開展自有品牌手機的研發、生產及銷售業務,目前尚處于市場開拓期。此外,國美通訊為支付購買浙江德景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股權價款向大股東借款5億元,年利率為6%,利息支出等財務費用較大。

宏圖高科虧損主要受到大股東財務危機,3C零售連鎖業務盈利空間受到擠壓以及門店開關轉型影響,仍尚處于轉型陣痛期。

百貨、購物中心


在聯商網顧問厲玲看來,中國百貨行業發展目前面臨著店鋪數量趨于飽和、單店業績有限增長、管理服務遇到瓶頸以及對消費者吸引力在下降四個主要問題。

這些問題都是那些虧損企業面臨的主要情況。以管理瓶頸為例,南京新百虧損原因主要是出海并購商譽減值與母公司深陷債務危機有關。而秋林集團內部管理混亂,董事長失聯,還因違規信披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實際上,對于依賴傳統銷售渠道、長期重資產運行的區域性零售企業來說,在零售市場急劇變化的當下,實現扭虧為盈本就不是一件易事。

超市


作為快消品零售的主力業態,大型超市普遍面臨坪效下降、盈利能力趨弱的困局,增長乏力。

人人樂為例,去年虧損達到3.55億元,再一次成為“虧損王”,連續兩年虧損也讓公司股票交易被實施退市風險警告。由于商譽及無形資產減值,卜蜂蓮花2018年由盈轉虧,而2017年在連虧5年后,首次扭轉了頹勢。聯華超市盡管過去幾年里一直有所改善,但仍未能扭轉虧損局面,2018年虧損收窄至2.19億元。

此外,不同超市之前運營差異較大,過去一年不少超市拓展速度趨緩,這時候優化存量,處置扭虧無望門店并加快門店改造便顯得尤為重要。

服飾鞋履


服飾鞋履行業的競爭仍然面臨粗放式競爭格局。就國內服飾鞋履品牌來說,市場集中度相對較低,仍缺乏行業頭部企業和絕對領導品牌。此外,不少品牌開始采取多品牌經營策略,拓展多元化業務,但回報效果不一。

以拉夏貝爾為例,去年虧損為1.6億元,凈利潤負增長132%。對于虧損原因,拉夏貝爾表示,La chapelle、Puella等核心品牌銷售額降低導致業績低迷,而新擴展的童裝男裝等品牌尚處于品牌培育期。

而在電商沖擊下,許多線下傳統企業遭受重創,達芙妮就是其中之一。2018年達芙妮虧損8.74億元,凈利潤同比下降35.44%,其核心品牌店鋪過去一年關閉了近1000家。此前,達芙妮在電商領域投入巨資但無功而返。步履維艱之下,達芙妮正在摒棄傳統以銷售為導向的運營思維,積極自救。不過在市場重新洗牌,蛋糕重新被切分情況下,達芙妮有幾成勝算還尚未知曉。

珠寶首飾


珠寶首飾整體市場下滑已成為事實,不少企業還面臨經營虧損和債務困境。以金洲慈航為例,在多元化業務拓展方面,金洲慈航發力融資租賃業務。不過在宏觀經濟形勢及監管政策發生較大變化,金融去杠桿不斷深入,市場流動性波動加劇情況下,困境難解。

餐飲零售


作為全球最快IPO的企業,瑞幸咖啡僅用了18個便完成了上市。“用錢燒出來的”的瑞幸咖啡盈利似乎仍遙遙無期。盈利成謎的瑞幸在逐漸減少補貼之后,能留住用戶嗎?這需要瑞幸咖啡將來給出驗證。

從上述零售上市企業虧損情況來看,虧損原因無外乎以下幾種:一是戰略性虧損,虧損的目的是為了在未來獲得更大的利益,而對現實利益進行犧牲。拼多多、美團點評都把投入重點放在了基礎設施建設和未來業務探索上面。二是業績增長乏力導致虧損,這在傳統百貨、鞋服領域尤為明顯。三是多元化業務拖累,當主營業務增長停滯時,不少企業會急于拓展新品類維持業績增長,不過多元化業務難賺錢,甚至會拖累企業經營業績。四是受到母公司財務狀況牽累,牽一發而動全身,如宏圖高科、南京新百等。

在聯商高級顧問團成員柳二白看來,零售企業虧損可分為兩種,一種是良性的虧損,如零售商進行設施建設、投資店鋪、調整經營策略等,大筆的花銷讓賬面暫時出現虧損,但后期穩健的增長終會彌補缺口。另一種是惡性虧損,是由于經營能力下降、入不敷出造成的,惡性虧損對零售商的損傷也是致命的。

“虧損并不是魔咒,事實證明,許多企業都能成功地越過虧損的高墻,脫離危險。說到底,還是遇事不慌、不激進,腳踏實地從基本業務、根本經營入手,以消費者為中心建立起優勢的經營,這才是上上策”。她表示。

43家企業市值出現“失血”


就市值來說,雖然它不能完全反應企業的真實經營狀況,但卻代表了其在在行業中的地位和影響力。

在聯商網大數據研究中心統計的143家零售上市企業中,從2019年初至今,共有43家企業市值出現不同程度上的“失血”。其中,人人樂、秋林集團、赫美集團等三家企業因為面臨超過兩年虧損,而面臨退市警告。

在電商領域5家企業中,網紅電商第一股如涵跌幅最大,上市兩個多月,市值縮水58.46%,股價更是下跌近六成。拼多多、寺庫、寶寶樹、云集等也出現不同程度上的縮水。此外,從市值規模也能夠看出企業的整體體量,主打會員制電商的云集與新電商平臺拼多多市值相差9倍多。

此外,這些虧損企業中,大部分都為小市值公司,近八成市值在50億元以下,這些企業也主要集中在鞋服、百貨等傳統行業,不少企業都在面臨轉型。以拉夏貝爾為例,A股上市之后次年便出現業績虧損,在業績、市值、股價均下跌情況,拉夏貝爾仍然還要進行門店擴張和智慧門店建設,可以看出,轉型仍然是拉夏貝爾的主旋律。

究其原因,就資本市場反應來說,對于已經十分成熟的傳統行業來說,發展空間和增長潛力都有待商榷,而資本市場更青睞于那些未來空間大,增長潛力大的新經濟企業。

不過,市值縮水的背后,也反映出資本市場的不看好,企業的營運模式、盈利模式等都需要在市場中去檢驗。

(本文系聯商網特別策劃“解讀2018年財報”系列報道,文/聯商網 陳新生)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彩票代理商洀缩高手 蛟河市| 西青区| 开化县| 青海省| 安岳县| 承德县| 永善县| 齐齐哈尔市| 乌鲁木齐市| 油尖旺区| 中牟县| 六安市| 合山市| 仙游县| 武平县| 丹阳市| 昌平区| 泽库县| 维西| 左云县| 策勒县| 泸州市| 垫江县| 饶阳县| 鄂尔多斯市| 保靖县| 上犹县| 佛坪县| 曲沃县| 南岸区| 修文县| 弥勒县| 津南区| 镇沅| 内黄县| 都匀市| 遂溪县| 堆龙德庆县|
蛟河市| 西青区| 开化县| 青海省| 安岳县| 承德县| 永善县| 齐齐哈尔市| 乌鲁木齐市| 油尖旺区| 中牟县| 六安市| 合山市| 仙游县| 武平县| 丹阳市| 昌平区| 泽库县| 维西| 左云县| 策勒县| 泸州市| 垫江县| 饶阳县| 鄂尔多斯市| 保靖县| 上犹县| 佛坪县| 曲沃县| 南岸区| 修文县| 弥勒县| 津南区| 镇沅| 内黄县| 都匀市| 遂溪县| 堆龙德庆县|